Naomi & goro (feat. Prefab Sprout) : The King of Rock'n Roll

日系Bossa Nova已经够奇妙,曲名与风格的错配更是如冬季连日晴天般的惊喜。比原版好听!

TUBE:「Season in the Sun」传说在三十年前有这样一个只有夏天才发片的湘南冲浪团... 不过这首歌我居然是被中森明菜唱了前几句才给吸过去的!

在冬令时的边界上,今晚多睡一小时嘿嘿嘿(总要还的QAQ)

竹内まりや:「Plastic Love」我来负责传个蒸汽波教吧……

虽然不算沉迷,今年确实还蛮经常听CityPop/Funk风格的,比如中森明菜的「Oh no, oh yes」之类就莫名觉得还挺抓耳的。但发觉塑料爱在YouTube上一年已经2100多万播放量(!)的时候我是懵圈的……我司在用算法拯救当代人民音乐品味方面真是用心良苦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B站上竹内阿姨相关视频都只有几百个看过而已,活脱脱亚文化既视感orz(虽然某宝据说今年蒸汽波风格刷屏然而感觉也没什么人在讨论的样子)可谓魔幻地球副本了。

仔细感受一下西雅图也是个相当Vaperwave风的城市啊,嬉皮至极,况且蒸汽波主要素材之一...

SIBELIUS:「Violin Concerto in D Minor, Op. 47: II. Adagio di molto」by Leonidas Kavakos. 这首搞不好是真的要听哭的哎。

它像是风神的羽翼,鸟瞰着宽广的山河,其他作曲家笔下那种扑面而来的愉悦反而不见踪迹,那提琴好似化作了一束光,让所到之处的一草、一木、一石怀着敬畏、获得永生。

Adagio中铺天盖地的温柔与力量,大概与Beethoven#9可匹敌,而同时其细腻堪与Ravel那首挚爱的G大调钢协较劲。

这么久了,我还是觉得慢板乐章是世上最神圣的存在;可能从可爱的小快板乐章开始认识作品、获得...

「Acknowledgements」by The 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 上海复兴计划

思乡时 切莫近这二胡声声

Uyama Hiroto(宇山宽人):「Homeward Journey」从天使港驶向轮渡,八点半落日的余晖晕染成浅紫粉红,远处的Mt Rainier在薄暮间如仙山耸立;大概就是这种心境吧。

日本Jazz&Hip-pop界第二杆大旗,虽然一直仿佛都是Nujabes身边的小弟,这首介入一丝丝中国风的曲子在旋律方面却让我想起Keiko Matsui,然而和声的气质用温柔代替了庆子阿姨那份忧郁躁动。

Nujabes + Shing02:「Luv (sic.) Pt.3」

池袋乡村秧歌既视感,N叔第一批发布的身后曲,是心目中世界上最棒的flow不接受任何反驳。

Nujabes + MINMI + 渡边信一郎 「四季ノ呗」,来自「Samurai Champloo」的ED。友情,仇恨,命运,旅途,涂鸦,爵士,嘻哈,暴力美学,国仇家恨,时代之哀;十几个小故事有肆意恶搞,惊悚猎奇,也不乏无奈唏嘘,没有大道理,感情、理性或者热血的笔触淡到极点;却讲好了每一个故事。

奇妙的是,这最不枉虚度人生的26集并没有令我打抱不平、热血沸腾而夜难寐。三位主角,两男一女,每一个人在每一个关键时刻的举动竟都出乎意料又合情合理,巧合编织成一张叫做命运的罗网,让他们在每一个三岔路口走散又重新相聚。并不过分珍视生命,却也离视死如归所差甚远,或许只是必须用它来负载...

Chopin「Nocturne No.13 in C minor, Op.48-1」: 夜曲集中的“叙事曲”,后半部骤然疾风骤雨的节奏突变恰如其分,却不失傲寒挺立中那一丝柔美。玉兰也,腊梅也?

总结:一个人开夜车要坚强 QAQ

以及觉得这首还蛮配最近在看的Chef's Table的Alinea那一集的,味觉失而复得的Grant Achatz与他的团队真的令人感慨,去年有这样一个邻居的时候不会去太仔细的珍惜,当离开芝城安家之后方才想着何时手捧朝圣之心去拜访呢。

Chicago:「Hard to Say I'm Sorry」

为什么刚搬到芝加哥会想念纽约,现在搬到“the Emerald State”又会时不时想念一发芝加哥呢……人就是矫情啊(当然我还是想念纽约的这不假)

今夜偶遇,当即就决定留档啦;过气了二十多年的、与Beach Boys同量级的美利坚大叔团,贝司的编曲依然让人热血沸腾,正气阳光,适配各种Road Trip一百分啊。话说这个乐团搞得不行,专辑封面就一个大字报数十年如一日改着花样涂鸦,专辑名更加是 I -> II -> III 随手改改仿佛便秘……一言难尽…… 乐团刚创建的时候原名竟然还是CTA(Chicago...

Nils Frahm & F.S. Blumm:「Valentine My Funny」

是六年前的我与现在的我都会在深夜喜欢听的类型,第一次听惘闻、Olafur、Sigur Ros的感动似乎又被唤醒了。

在八点半的夕阳下驱车开在翡翠之州的公路,在暮霭降临远方的雪山之前,听贝司、钢琴编织出那些细碎绵密的音节,复杂、精致得如同魔法,就好像自然与城市在此地汇合而成的交响。斜着从山丘上的乔木林散射而出的光线此刻温柔无比,笼得天地间的绿有一丝仙境的意思,身后的高楼飘渺在暗色的云间依然点缀着星火;而Nils将这片刻描绘得这般传神。

马元:「我们仍能记得那年在启真湖边的一切」整理旧档所得,原名「从六月开始」的质朴小demo一枚,我却听得如此百感交集。

Just a stub for past moments. 2013跨年夜的Utopia,之后潮汐音乐节的弥乐队,一直到学姐她们毕业那年5月的玉泉夜未央,一整个场子在平平淡淡的扫弦似曾相识的歌词中都湿了眼眶。

若未曾揣摩「昔言求是」的含义,又是否会仅为了曲调而落泪呢。毕竟再无夜未央,时间是如此残忍地剥去往事,又带来新的温柔。

平原绫香:「Song for you」

初中时便听她的「明日」而珍惜到现在,去年才终于去到承载那部“温柔时刻”的富良野。跨越十数年的时间之川,平原的嗓音依然沉稳中带着大和抚子的韵脚,依然能在新作中找到明朗的旋律、撩人的俳句。

总听人说,平原是那种天分中上,却有着圆润至极、令人沉醉在温柔中的技巧的歌者,以至于她有这样的魔力——令你驱车到家门口后,竟留在车里不舍得熄火关掉音响。或许她的声音还算不上一件自洽的乐器,然而久石让也舍得为她配一整支交响乐团去唱千と千尋的「いのちの名前」「ふたたび」—— 对了这两个曲子的版权都在虾米和网易下架了:(

搬到了似乎也不是一直在下雨的西雅图 的东岸 夏令时的第二天 下班到家天都不黑的愉快日子 樱花簇拥的日子 似乎也就不远了呢.. 在新车里听这首歌在高速上开到65迈回家 才发现东京事变原来真的是支摇滚乐队呀 根正苗红的!

CHAGE and ASKA:「この恋おいらのからまわり」

可谓是日本Beyond(大概是Beyond而不是动力火车??)的恰克与飞鸟,如果说中岛美雪是撑起了半个港台乐坛的话,那这二位大叔也是不逞多让呀。

以及,最近听歌风格可以说是很昭和了…… 

東京事変:「スイートスポット」——“Sweet Spot”。略污却是成熟女性的情歌呀。

Nujabes feats. Terry Callier:「Ordinary Joe」新年第一推。

100%的、听个前奏就能辨识出的Terry style,采样笑得仿佛一个二百多斤奔跑在初春阳光下的孩子。N叔的remix涵盖了原版所有的情感元素又强化了beats与朦胧感,霎时间「低俗小说」中的踢踏舞、静冈的富士景观风吕以及那些我听Terry Callier消磨掉的落雨的下午,一切形象涌入脑中。

Oh I've seen a sparrow get high 

Wasting time in the sky 

He thinks it's easy to fly...

高橋洋子:「無限抱擁」

据说是“inspired by Evangelion”而且还是Asuka的角色歌?然而完全没有印象是哪一集哪个镜头出现过…… 

年末-17摄氏度的芝加哥就是要无限抱抱(逃


Schubert:「Piano Sonata No. 13 in A Major, Op. 120, D. 664: II. Andante」by S. Richter.

即便黑白年代的老录音充斥着颗粒感,连李赫特的咳嗽声都被忠实地记录,我还是最愿意长久地听它。恣肆地曲解舒伯特的速度记号去抒自己的胸臆,将Andante拖成Adagio,却令每一个音符都被润泽得闪闪发光,再没有这样的演奏了。

Beautiful. --- oh sunshine. 

一个成为过去式的乐团,留下的唯一刻痕。


## 来自家属的投稿

在冷到和北极村只有两度之差的芝加哥,才开始怀念起南京冬日里的阳光。记得无数个傍晚,踩着满地圆形的光斑穿过植物园里的栈道。那一刻,小孔成像的理论倒是变成了世界上最浪漫的科学。


都会の光とこの空に、 

変わらぬ、私と、君を探してる。 

Come with me, let me show you something. 

集めたこの縁、ここに輝いて。 

二人、十年前も...

Schumann: 「Fantasie in C, Op.17 - 3. Langsam getragen. Durchweg leise zu halten - Etwas bewegter」 by Sviatoslav Richter,心态崩掉的时候就只想把脑袋埋进李赫特的舒曼中,被蚕丝被一样温暖柔顺、温柔得近乎圣哲的音色去融化去原谅一切罪罚、苦痛与焦灼的情绪。哪怕最高潮处的触键,也小心翼翼地把放纵的情绪塞进羽毛枕头;没有一个音是不被认真对待的,即便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消散在茫茫宇宙中的命运,也不可怠慢了让它带来的欢笑、温存与眼泪在凡尘之间多荡漾片刻。

我也从未想过会与舒曼结这样深...

Schumann: 「Symphonic Studies, Op.13 - Appendix (1st published 1873) - Variation V」五首未发表遗作之一。昨夜赶赴密歇根,在家属学校有幸现场聆听Stephen Hough返场此曲,成为当晚除了完美的Clair de Lune、Reflets dans l'eau和非常不Hough的贝多芬“热情”外最令人记忆犹新的惊喜。在舒曼Fantasie No.17 + "Apassionate" 挣扎过的炽热夜晚后,这首小品仿佛薄荷糖与凉水澡一样妥帖,而Private Room尺寸的小音乐厅中,能够清晰地看到...

http://music.163.com/#/m/song?id=451236862

Chopin:「Piano Sonata No. 3 in B Minor, Op. 58: I. Allegro maestoso」这是Ballade No.1中充溢吟游诗人气质、一唱三叹的肖邦,在摧城的积雨云间依然流连路边野花的肖邦,这种略带绝望的浪漫,是马祖卡、夜曲的柔美中遍寻不得的气魄。偏好链接中Argerich的版本,轻轻抬指间倾斜出的情绪张力简直是铺天盖地,愣把每个音都处理出前中后味来,让人觉得肖奏叙事性特色之强,使得它们与其他人的奏鸣曲根本就是两个体裁。

阿嫂之于此曲,在我心中自然能远胜于目

月の明り - 爱のテーマ (Love Theme) from FINAL FANTASY -IV, 伊田恵美。弦乐的宏大配器令人不禁联系起尾浦流,而歌姬甫开口便是“君の名前 心でつぶやいた”,于没有玩过游戏的我,脑海中浮现的是勾起流星划过天际、一分为二坠出绝美而诡谲的光彩的一幕的回忆,那时候我们在万米晴空,而你在我身边熟睡。中段那埙声徐徐,音色无比悠远寂寥,霎时勾魂。


「Let's Stay Together」- Al Green, 感谢Quentin与Pulp Fiction。


SHANTI:「真夏の果実~Summer Blue~」词曲 - 桑田大叔,还蛮应景的歌,毕竟芝城的夏天总是碧“海”蓝天,万物兴荣,下了班走在街上都要雀跃起来;在用漫长冬天还债之前,明天、后天直到下个礼拜,都一起看辉煌的晚霞吧。

Bill Charlap Trio:「Autumn In New York」芝城河北23楼的夕阳,每当风起就会哀叹怀疑是否夏天已经从指尖流走;这时候就会有些怀念纽约的秋天,SoHo与Chelsea区的屋顶酒吧,西村街角巷子里的赤提灯,家常温暖的西班牙菜馆子与居酒屋。不知道还有没有一天,去做回一个local。

ZARD:「夏を待つセイル(帆)のように」再听一遍「運命のルーレット廻して」,记忆便全部都连结上了。神给了她即便素颜也可以与渋谷、六本木街头花枝招展的女子们争艳的绝世的美丽,然而又残酷地将其封印在时间中,成为张国荣式的、没有皱纹的传奇。永远年轻的坂本泉水姐姐。看到照片的感觉,所谓——啊 我 恋爱了...

学会了一句新的情话 「仿佛守护夏日的帆船一样 思念你」


「East Of The Sun (And West Of The Moon)」于1934年出于Princeton一位本科生Brooks Bowman之手,为a cappella而作,50年代以来便被列于Jazz Standards。毕业典礼前那天晚上,在纽村某Uber上,电台里播放着它。“急智歌后”Ella Fitzgerald的演唱固然属于早期的代表性版本之一,然而不得不佩服Stan Getz的慵懒西海岸风萨克斯与此曲结合之精妙和谐,Bossa Nova的靡靡之音 + 节奏放浪的钢琴拍子,令谱子中的灵魂在数十年后重新被上色。

Chopin:「Nocturne No.16 in E-Flat, Op.55, No.2」by Arthur Rubinstein. 距离上一次推肖邦夜曲的文已经三年,距离第一次认真聆听夜曲、在夜神的旋律中被抚慰而沉沉在异乡睡去,已经过去了差不多8-9年吧。对于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一个长得足矣见证成长的时间跨度了。然而在音乐会的加演中,我却还是会遇到莫名好听、却记不清编号的夜曲——除了第一、第二与第八号,其他nocturne在大众耳中的形象还是太过于模糊了。

是难得清爽宜人的一曲,燃起了我久未有过的推文欲望。思忖起来,前些日子在洞爷湖畔看烟花的时候,有这曲子是不是会感觉更美好完整些...

1 2 3 4 5 6 7 8 9 10